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案件追踪】潜逃21年番禺大劫案主脑陈恂敏落网

2017-01-13 12:05:00 浏览次数:  来源:广东省公安厅

文章摘要:1995年,广州番禺易发商场某信用社发生惊天大案,一辆装有1500余万元现金的运钞车被劫。犯下此案的7人中,有5人均在案发后不久被捕归案,认罪伏法。但此案最重要的两名主嫌——策划人陈恂敏及陈恩年(又名陈海强),21年来一直逃亡在外。
选择字号:放大+ 缩小-
关键词:潜逃;大劫案;主脑;落网;番禺;广州

1995年,广州番禺易发商场某信用社发生惊天大案,一辆装有1500余万元现金的运钞车被劫。犯下此案的7人中,有5人均在案发后不久被捕归案,认罪伏法。但此案最重要的两名主嫌——策划人陈恂敏及陈恩年(又名陈海强),21年来一直逃亡在外。

2016年12月25日,犯罪嫌疑人陈恩年投案自首。2017年1月5日,犯罪嫌疑人陈恂敏被抓获归案,并于1月6日被押送回广州。至此,这起在当年轰动全国的“12·22”千万元大劫案最后一名嫌疑人落网。

在“二陈”归案前,案件的诸多细节对警方来说仍存疑问。随着“二陈”的归案,这些疑问也被一一揭开,而“二陈”21年来如惊弓之鸟般的逃亡经历,实在让人唏嘘不已。

1月12日,《南方法治报》采访了参与抓捕陈恂敏的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刑警大队办案民警,揭开“二陈”的真正面纱和逃亡故事。

江边码头一别,开启两条逃亡路

陈恂敏和陈恩年与同案其他人的命运错位,发生在1995年12月22日下午的清远飞来峡码头。在番禺劫得1500余万元巨款后,同案的何伟光等5人将车开到佛山顺德码头。早已在此等候多时的陈恂敏,则独自一人把车开到了距码头五六公里远的地方,车上还有被枪杀的经警郭锦昌。

将车扔在路边后,陈恂敏坐大巴经顺德—佛山—广州回到了老家清远。当天16时许,还有民警在街头见到陈恂敏,他一脸淡定,说晚上要请客吃饭。

而陈恂敏的内心却不像看起来那般淡定,清远街头出现了前所未见的见警率,意识到不对的陈恂敏立刻赶到了清远飞来峡码头与同伙会合。

当听说何伟光将一支枪遗留在车上时,陈恂敏意识到警方很快就会循线追捕过来,于是当机立断,决定7人分头逃跑。陈恂敏和陈恩年先行上岸,其余5人则按计划前往广西。

陈恂敏把携带的旅行袋递给何永新让他装钱,而何永新装进的数十万元就是陈恂敏和陈恩年在此案中的唯一收获。从这夜开始,“二陈”开始了21年的逃亡生涯。

21年追逃路,广东警方从未放弃

“二陈”先坐车前往福建福州,到了福州后又马不停蹄坐火车前往西安。在西安时,二人的行踪曾被紧跟在后的民警发现,但当西安警方接报赶到火车站时,二人已抢先从西安搭乘火车逃往广西。

时间紧迫,“二陈”没有过多停留,经广西北海到了海南三亚。在这里,他们停留了两个多月,也在电视上看到了同伙何伟光等5人被抓获的消息。深感国内待不下去的“二陈”决定:冒险偷渡出国。

取道广西东兴,“二陈”偷渡进入越南。虽然暂时躲开了警方追捕,但在越南当地举目无亲、语言不通,流落一轮下来他们根本无法立足,无奈只得返回三亚。

回到三亚后,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等待着他们。

这一路的奔波,当初携带的数十万元路费很快就在逃亡期间被挥霍一空。为了生存,“二陈”只好打工谋生,但是因为见不得光的身份,干部子弟出身、从小家境优渥的大学生陈恂敏不得不替别人砍树谋生。同样受不了这样生活的陈恩年也曾多次萌生自首的念头,但都被陈恂敏劝了下来。

在三亚艰苦生活了近一年后,两人选择再次返回大陆。早已没了当初有钱时那般风光,两人只能沿着公路徒步行走,一路辗转最终到达云南瑞丽。在瑞丽,陈恂敏认识了比自己小5岁的女友杨某。

而案发后的21年里,广东警方从未间断对“二陈”的追捕。据清远市公安局副调研员黄琳秀回忆,时任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朱明健一直心系“二陈”追捕工作,省公安厅从1997年开始多次派出工作组,前往香港、越南等东南亚地区,对“二陈”展开追逃。而作为负责追逃的工作人员,她曾多次被派出境搜寻“二陈”的下落。

2011年,全国警方开展追逃“清网行动”,清远、广州警方曾派出多路工作组,前往“二陈”家属所在的清远、深圳等地,做家属劝说工作,力促“二陈”早日归案。但因“二陈”逃亡后从未与家人有任何联系,警方多次努力均无功而返。

2016年9月,省公安厅发起“冬日风暴”破案战役,以追逃促破案是此次战役的重点。作为建国以来涉案金额最大的一宗抢劫案主要犯罪嫌疑人,陈恂敏和陈恩年被列为头号目标,一支由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董沛牵头的专案组被组建起来。

据专案组民警黎超明介绍,当时警方分析,陈恂敏作为一名高智商在逃人员,给自己留条后路是极有可能的,所以边境地区是重点排查地区。此外,“二陈”作为广东人,气候差异较大的西藏、新疆、内蒙古、东北等地区他们可能无法适应,那就只剩下与东南亚接壤的云南、广西边境。令人惊喜的是,还没等到专案组出发作进一步实地侦查,陈恩年投案自首的消息传来了。

恐时日无多,陈恩年投案自首

陈恩年离家时,儿子只有4岁。21年来,为了躲避警方的追捕,陈恩年断绝了与家中的一切联系。2016年,陈恩年被查出患有肺结核,经常咳血。

病痛以及对家人的思念,时时刻刻折磨着这个人到中年、独自流落异乡的在逃人员。陈恩年经常会在梦里梦见儿子,却看不清儿子长什么样。于是,2016年12月25日,陈恩年选择在云南投案自首。

专案组民警立刻赶赴云南,然而,陈恩年无论如何也不愿说出陈恂敏的下落。

云南当地条件有限,作为病号的陈恩年只能看押在当地医院,由民警24时看守。为免夜长梦多,专案组决定先将陈恩年押解回穗。但因为陈恩年没有身份证,飞机无法出票,专案组民警连夜驱车10余个小时,将陈恩年带到昆明。也许是运气使然,在昆明火车南站,专案组一行正好赶上了昆明到南宁的高铁线路开通后的第一班高铁,几经辗转回到广州。

虽然陈恩年不打算开口,但他的落网表明陈恂敏一定也在不远处。在云南警方的大力配合下,专案组通过大数据排查,终于锁定陈恂敏就在云南瑞丽。

时机日渐成熟,董沛决定,立即返回瑞丽展开抓捕。

民警一眼确定:“他就是陈恂敏。”

云南瑞丽,这个有着优美名字的城市是一座只有17万人口的小城,毗邻缅甸,而这一切特点都十分符合专案组的推断。

在瑞丽,陈恂敏有着另一个名字:莫毅志。这是陈恂敏在逃亡过程中花费50元买的一张假身份证上的名字,因为照片与自己非常相似,所以被陈恂敏留了下来。

2017年1月3日,当一名男子在瑞丽一家银行取款机镜头中的留影出现在董沛面前时,他一眼认出:这就是陈恂敏。

原来,陈恂敏1998年到达云南瑞丽后,已经厌倦了逃亡生涯的他,便在瑞丽安了家。十多年来,陈恂敏一直小心做人,不敢与任何人发生争斗,害怕引起当地派出所的注意。期间购买了两辆汽车全部登记在女友杨某名下,自己的装修产业则是用小舅子的证件。当自己的孩子问起爷爷奶奶时,他则回答自己从小就是孤儿。

而对于广东的一切,陈恂敏一直敬而远之。他断绝了一切与家人朋友的联系,不说粤语,也不与广东人做生意,甚至连最疼爱自己的老父去世都不知道。

貌似安稳的日子一晃过了18年,陈恂敏也有了3个可爱的女儿。直到2016年12月,陈恩年的突然消失让陈恂敏有了一丝不安,他于是去买了一串念珠,心跳得厉害时就闻一闻。

锁定目标,抓捕一触即发

2017年1月2日,专案组一行到达云南瑞丽,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一张针对陈恂敏的天罗地网悄然铺开。经过前期的侦查,1月4日晚,警方确认陈恂敏在瑞丽当地一个住宅小区的25层。逃亡了21年的重案犯罪嫌疑人就在眼前,抓捕一触即发。

但此时董沛提出了异议。在25层的高楼实施抓捕,如果陈恂敏情急之下一时冲动出现意外怎么办?“因为只有抓住一个活生生的陈恂敏,才能对社会有一个交代。”董沛回忆当时情景时说道。

行动被取消了,专案组和瑞丽警方耐心等待着下一个时机。董沛和黎超明打起了赌,如果1月5日还抓不到陈恂敏,董沛请一顿饭。

只求速判,早日解脱

1月5日下午,一个绝佳的机会出现了。陈恂敏在瑞丽市团结建材市场一栋商铺内带领工人装修,董沛和德宏州、瑞丽市的两名刑警下车进入商铺打算确认情况。两名云南刑警在前,董沛随后,一进门,董沛一眼就看到了陈恂敏,当机立断一步上前,当场扭住了陈恂敏的一只胳膊,此时反应过来的瑞丽刑警立刻扭住了另一只。

没有浪费任何时间,他们立刻将陈恂敏押上警车。

“你叫什么?”董沛在车上用粤语发问。

“陈恂敏。”同样的粤语回答。被捕后的陈恂敏十分镇定,对于警方的审讯工作也十分配合。据主要负责审讯陈恂敏的番禺区公安分局刑警支队三大队民警李奇豪介绍,陈恂敏是一个不太爱说话的人,但他一旦说起话来就很有条理,逻辑清晰缜密。

多年以来,陈恂敏一直刻意遗忘自己的过去。据陈恂敏交代,他多年来一直睡不着觉,总觉得自己会有报应,这次被捕,他的心反而平静下来。

“我只希望赶快结束这套流程,什么结果我都接受。”

锤杀司机,罪恶同盟成形

在犯下番禺劫案前,陈恂敏一伙7人还曾犯下一起恶性杀人案。随着陈恂敏的落网,此案的相关细节也水落石出。

1992年,清远市阳山县一座大山的砂石小路上,一辆吉普车停在路边,车上的司机被人用铁锤击碎头部,但车上财物没有任何损失。因为缺少证据,此案也一直成为悬案。

1996年,何伟光落网后曾供述此案为何伟光、陈恂敏、毛远勤、陈恩年等4人所为。当时警方推断,是陈恂敏等人为寻找抢劫银行的车辆而下手。

但在陈恂敏看来并不是如此。“我都不知道杀人的目的,现在想想应该是何伟光想通过这宗案子把我们几个人捆绑在一起,为日后我们继续犯案奠定攻守同盟关系。”

作案当天,何伟光通过电话召集了陈恂敏等4人,聚集在何伟光母亲工作的养老院。当天21时许,何伟光乘坐租来的吉普车招呼4人上车,由他指挥司机驾驶了1个多小时,来到一条砂石小路并在这里将司机残忍杀害。

4人随后步行至何伟光家中,换上一套干净衣服后,分别离去。

一个邪恶的犯罪团伙就此浮现。

从广州南站高铁内被押解出站的嫌疑人陈恂敏

陈恂敏案发时的照片

陈恂敏归案后的照片

(来源:南方法治报 记者:李喆 汪棹桴 通讯员:尤钢鸣 张莉 陈军 何亮 侯荣 摄影:龚剑锋 编辑:一鸣)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更多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我要去……按ESC或点击关闭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