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悍匪将巨款藏水底藏祖坟 广州警方廿年追凶

2017-01-09 09:33:00 浏览次数:  来源:广东省公安厅

文章摘要:就在1月6日零点之前,广州公安公布了21年前震惊全国的广州番禺1500万元大劫案最后两名在逃疑犯在云南落网的消息,如同一颗炸弹在深夜爆开,几代民警激动不已。
选择字号:放大+ 缩小-
关键词:番禺大劫案;广东
“1996年元月,因成功突审协助疑犯从水路逃离番禺的两船主,而无愧于预审专业。”今天一早,清远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叶玉树激动地发了条“朋友圈”。历经21年,当年那宗惊天的“番禺大劫案”最后两名疑犯终于落网。作为当年的参战民警之一,叶玉树了却了多年的心愿。
就在1月6日零点之前,广州公安公布了21年前震惊全国的广州番禺1500万元大劫案最后两名在逃疑犯在云南落网的消息,如同一颗炸弹在深夜爆开,几代民警激动不已。21年来,羊城晚报对此案的追踪也从未放弃。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当年的参战民警,回顾这宗惊天劫案的背后艰辛。直到去年,记者看到的此案卷宗上,陈恂敏、陈海强(陈某年)两人的照片旁,仍被标注在逃,这也成为全体参战民警一直难解的心结。
21年后,这场惊天大劫案,终于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
案情篇
五名悍匪开枪杀人 一分钟劫走运钞车
1995年12月22日早上7时25分,一辆海狮牌白色面包车如常准时开到广州番禺繁华的易发商场附近一家银行门前,这是一辆运钞车,上面满载着1500万元现金。突然,5名握着手枪的歹徒呈扇形向运钞车扑了过去,悍匪拉开驾驶室左门,将司机拽出车外,连开几枪枪杀押款员。一阵混乱的枪声过后,劫匪迅速将装有1320万元人民币和241万元港币现金的运钞车抢走,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
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武装劫钞案。
案发后,24小时值班的番禺市桥公安分局电脑报警中心随即收到警报,不到5分钟,4名全副武装的特警队员骑着摩托车赶到现场。此时,一丝火药味还在空中未及消散,地上散布着几颗弹壳,水泥花坛被运钞车撞掉一块,血泊中,中弹受伤的运钞车司机在呻吟……
省公安厅刑警总队长办公室的电话也疯狂地响起,时任省公安厅副厅长朱明健当即在值班日志上批示:全省查控此车。不足半小时,整个南粤大地所有陆路交通要冲包括海面立即被严密控制起来。
现场勘查结果显示,劫匪现场一共开了9枪。下午5点57分,省公安厅刑侦部门经过检验发现,其中一支枪来自清远。专案组立即北上清远,迅速查明枪支出处,进而陆续列出涉案嫌疑人员:陈恂敏、陈海强(陈某年)、何伟光、何永新、袁长荣、吴兆全、何冬海。
追凶篇
清远
劫匪水路潜逃阳山 排查锁定涉案枪支
专案组追查涉案枪支发现,曾任清远一家银行经警的何永新原定于当年12月19日结婚,如今却不知去向。案发现场发现的其中一支枪,就由何永新负责保管。
经侦查,何永新负责押钞多年,近年来突然吃喝嫖赌,债台高筑。专案组迅速搜查何永新的住房,并未发现他负责保管的枪支,但发现了残留的枪油痕迹。
12月23日凌晨6时许,警方立即向全省及毗邻省区公安机关发出通缉令。每天,源源不断的线索反馈到位于清远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指挥部中。紧锣密鼓的侦查之后,专案组发现,这宗惊天劫案竟然是蓄谋已久的。
清远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黄琳绣就是当年专案组的一员。回想起当年,黄琳绣仍能清楚记得每一个细节。“案发前,这伙人提前一个月去案发现场附近踩点,案发前就曾在清远抢过一次银行,用来‘练手’。”黄琳绣告诉记者,“他们只想干一票大的。”
后期警方缴获的涉案物品中,还发现了一张标识细密的地图,嫌疑人用笔在地图上细致地画出了准备的逃亡路线。“包括前期踩点要抢哪辆车、车牌号,抢完之后从哪条路离开番禺等等,都有标注。”黄琳绣告诉记者。
当天下午,专案组发现,狡猾的劫匪竟然租了一艘运煤船,从水路离开番禺,按照路线,很有可能是回到了清远。“几个主要案犯都是清远阳山籍。”黄琳绣告诉记者。
得知案犯从水路逃跑的消息后,指挥部立马指令——查船!
很快,北江、西江的河道都被沿岸的公安机关来回梳理了两遍。两天过去了,案犯携带赃款乘坐的运煤船仍然不见踪迹。“当时我们根据路线推断,应该是往清远阳山或英德方向,但具体哪里,没法确定。”黄琳绣说。
“我们感觉一直在跟着嫌疑人走,很被动,一直都是知道他怎么做,都在跟他留下的痕迹,没有站在前面等他,我们感觉很不服气。”黄琳绣告诉记者。
考虑到大部分案犯都是清远阳山籍,专案组决定,开辟阳山战场,从籍贯入手,查人和船的踪迹。
飞来峡
新婚请帖暴露匪踪 突审撬开温氏兄弟
开辟阳山战场,还有一个关键的物证——7张请帖。案发后,警方在何永新家找到7张没有发出的请帖。“他原定于12月19日结婚,这7张请帖刚好对应我们锁定的7名案犯,其中,陈恂敏、陈海强、何伟光、袁长荣、何冬海又都是清远阳山籍。”黄琳绣说。
很快,阳山传来一条关键线索。“嫌犯中有一个叫袁长荣的,他的表哥温玉坤、温石其两兄弟就有一艘运煤船,正是我们要查的397号船。巧合的是,案发后这几天,袁长荣和这两兄弟都不见了。”黄琳绣告诉记者。
阳山警方查实,袁长荣的确租了温氏两兄弟的船,下清远之后就不见了。种种线索表明,这伙劫匪很可能经由水路去了袁长荣等人的老家——清远阳山县青莲镇。
1996年1月1日,警方在青莲镇码头找到了寻觅已久的“阳机397号”铁壳运煤船,温氏两兄弟就住在船上,当场被警方擒获。
1996年元旦,刚从广东省警官学院预审专业毕业不到3年的叶玉树被抽调至专案组,专门负责审讯突破温氏两兄弟。叶玉树对当年审讯的情景仍历历在目。“当警察能遇到一次像这样的大案,一辈子都不会忘。”叶玉树告诉记者。
那一审,就是整整三天三夜。第三天凌晨,温氏两兄弟终于开口了。“他们交代了约定什么时候到番禺接应,在船上的时候怎么商量的,怎么分头走,后来又把船开到飞来峡,把钱匣子打开,100多万元现金都藏到水里等案情。”叶玉树说。
原来,船一上岸,嫌疑人就把人、钱全部分开打散,以逃避打击。这一突破,嫌疑人的逃跑路径顿时清晰,阳山也转而成为番禺大劫案的主战场。
最终,在案犯的指认下,警方坐船到飞来峡打捞出被沉入水底的100多万元现金。“当时许多公章、发票都已经浮出来漂在水面上,取赃回来后,船上没地方坐,我就只能坐在装有100万现金的钱袋子上。”叶玉树笑道,“这也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现金。”
21年后,得知最后两名案犯落网,叶玉树百感交集。
青莲镇
接线报围捕两案犯 祖坟里挖出四百万
在几名案犯的老家青莲镇,1996年1月5日,袁长荣和何冬海也现了形。
黄琳绣告诉记者,案发后,这伙人先将钱卸到船上,而后,陈恂敏、陈海强两人又把劫来的运钞车开到3公里外丢掉,再单独坐车回到清远。“案发前,陈恂敏、陈海强就在船上守候,等5人成功劫钞后,开船去接应。在船上分赃后,这5人经由水路到青莲镇,大家相约在那里见面。”
一路上,警方严查的风声很快传到了陈恂敏、陈海强耳中,他们并没有按约定的时间去到青莲镇,而是拿完赃款,马上找了要好的朋友,把两个人的家属安顿好,自己坐飞机立马逃走了。
在青莲镇的搜查中,警方接到群众线报,袁长荣和何冬海出现了!
“他说有两个可疑人员到他家,让他煮夜饭给他吃。”黄琳绣告诉记者。循着老乡提供的线索,专案组带领攻坚队紧急出发,坐船来到青莲镇,在峡头管理区新陂村一栋民房的阁楼中,发现了两人的踪迹。发现被警方围捕,两人仍持枪负隅顽抗,最终被攻坚队制服,连夜从水路押回。
两名案犯落网,他们分到的钱去了哪里?黄琳绣告诉记者,经过审讯发现,两人竟把400多万元现金埋在了祖坟里。
青莲镇位于英西峰林地带,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祖坟就在崎岖难爬的山上,上面都是石头,为了找到埋钱地,办案民警徒步上山,一来一回就是一整天。黄琳绣告诉记者,由于当时交通工具不发达,民警干脆用扁担挑两个筐,一头挑米和菜,一头准备用来挑挖出来的赃款。“来回得一天,没地方吃饭,只好自己带米带菜上山。”
在案犯的指认下,民警刨开其祖坟背后的一个洞,400多万元现金就深埋于此。整整一天,民警爬进爬出不知多少趟,才在坟墓里,棺材板旁,刨出这批赃款。换班时,其余民警就在祖坟旁就地生火做饭。而后,再用扁担一挑挑运下山,再用船运回清远。
广西
藏匿货车闯关逃窜 按摩女认出同行人
袁长荣、何冬海选择藏匿在老家,何伟光、何永新、吴兆全却逃到了广西柳州。
在位于清远连山县西部的鹰扬关,至今还保留着21年前的那条公路,站在鹰扬关上往下眺望,不远处还有一个公安检查站,过了这里,就进入了广西境内。
黄琳绣告诉记者,当年,案犯就是沿着这条路逃至广西。
在鹰扬关的公安检查站,案犯与民警差点就驳火。“我们在那个检查站也设了卡,案犯逃亡的时候,开了一辆货车,买了几百箱饼干装在货车里,号称拉饼干到广西批发,他们也藏在车厢里。”黄琳绣说。
21年前,警力并不多,案犯冲关时,检查站只有两三名民警。黄琳绣回忆,当时3名案犯分得的400多万元现金也都藏在这个大货车里,用最大号的行李箱,整整装了3个皮箱。皮箱的四周,都围满了饼干盒,案犯也藏匿其中。
过鹰扬关时,民警例行对车辆进行检查,藏匿在车厢里的3名案犯手里都紧握着枪,随时准备开火。“他们的计划是,只要民警一拉开后车门,检查饼干箱,就马上把民警做掉。”黄琳绣说。
嫌疑人吴兆全是广西藤县人,按照他们的计划,3人一起从这里进广西,而后将这笔钱带到吴兆全的广西老家,埋起来。
他们可能去到广西哪里?专案组仍无法断定。“我们曾经发现他们在广西梧州、藤县、南宁、桂林出现过,但每次过去一查,他们就已经走了。”黄琳绣说。
最终,专案组将重点追缉方向定在了广西柳州。
黄琳绣告诉记者,团伙中,陈恂敏是“军师”,学历高、头脑活。案发前,他一直叮嘱这帮人不要结婚,不要谈女友,“会祸害我们这单大事业”。几名嫌犯在广西落网,真的源于一个女人。
警方对几名案犯的追查中,发现何伟光曾在广西谈了一个名叫蓝芳诗的女友。案犯中,还有3人都曾在柳州生活过。专案组分析,突获巨款,几人一定会去吃喝玩乐,广西的旅游景点中,柳州也是一站。再加上广东人有“死在柳州”的说法,综此种种,专案组决定去柳州试一试。
果然,顺着这伙人的逃亡线路,发现他们先到了广西梧州,找了家酒店住下,马上买了新衣服换上,然后就去桑拿按摩。“何伟光带着女友蓝芳诗,也一路跟着到了柳州。”黄琳绣说,“我们分析,在柳州,他们仍然会去桑拿玩乐。”
于是,时任专案组成员的郭少波等人火速赶往柳州,扮成有钱大佬,分头去柳州全城当时仅有的4个桑拿馆化装侦查。侦查中,一名按摩女认出了蓝芳诗的照片,顺着这条线,警方顺利抓获蓝芳诗,随后很快将何伟光等人抓获。
21年前,除陈恂敏、陈海强二人,其余嫌犯都悉数落网。作为团伙“军师”陈恂敏的踪迹一直成谜。21年来,专案民警几代更替,却从未放弃追查,终于在又一个新年到来之际,圆满结案。

(来源:羊城晚报 记者:张璐瑶 编辑:小嘉)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更多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我要去……按ESC或点击关闭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