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春运广州火车站广场民警的24小时

2014-02-17 16:48:00  浏览次数:loading…  来源:广州市公安局

文章摘要:这里是广州火车站,春运期间每天发运旅客接近20万人次。每天,值班民警们在广场上来回巡逻,负责维持社会秩序、维护公共安全、疏导人流、接受咨询等等工作。而在派出所接报警大厅里,每天都有各种人前来报警求助。民警们每天面对和处理的事情,并不像外人想象的那样跌宕起伏、充满传奇,大多数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这里是最鲜活的社会切口,见证着底层人物的喜怒哀乐,也见证了值班民警们年复一年的付出与奉献。
选择字号:放大+ 缩小-

这里也许是全世界“每平方公里警察数及流动人数最多”的区域之一。这里曾是一个龙蛇混杂、因为无序而闻名的的地方。在这里,在浩浩荡荡的旅客大军中,你随时都可能遇见迷路者、拾荒者、乞讨者、小偷、骗子等形形色色的人物。

这里是广州火车站,春运期间每天发运旅客接近20万人次。

在火车站西广场的西北角,有一栋并不起眼的建筑——隶属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分局的广场派出所(以下简称“广场派出所”)。这个有着300名民警的派出所,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却因为一部纪录片被外界所知晓。2010年,一位独立纪录片导演将广场派出所春运期间的日常工作拍成了纪录片《差馆》,引来一片好评。

每天,值班民警们在广场上来回巡逻,负责维持社会秩序、维护公共安全、疏导人流、接受咨询等等工作。而在派出所接报警大厅里,每天都有各种人前来报警求助。民警们每天面对和处理的事情,并不像外人想象的那样跌宕起伏、充满传奇,大多数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这里是最鲜活的社会切口,见证着底层人物的喜怒哀乐,也见证了值班民警们年复一年的付出与奉献。

1.一眼就能认出小偷和扒手

“请大家看好自己的行李物品,不要睡觉!”

今年1月25日,正值节前春运最高峰时期,此时的广州火车站广场可能是全广州人口密度最大的区域。一名中年警官开着巡逻车一遍遍地用麦克风喊话,他就是广场派出所小有名气的“顶爷”。

顶爷1998年从警校毕业,至今已经做了16年警察,来到广场派出所也已经有了8个年头。因名字中有一个“顶”字,所以得了一个绰号“顶爷”。散布在广场各个出口处的交通协管员见到他时,纷纷上前笑着打招呼:“老大!”

此时的广州火车站广场上人山人海。广场临时搭建的棚区、“水马”围成的“24小时候车区”,包括路边台阶上,到处都是拿着行李或站或坐的旅客,周遭喧闹而忙乱。

顶爷的巡逻车在人群中艰难地缓慢穿行。见到坐在地上、头伏在膝上打瞌睡的旅客,他总会不厌其烦地停下车,走上前将其叫醒,并提醒他小心看管好自己的行李。

在他的提醒下,有的人将行李往自己身前拢了拢,有的则咕哝了几句继续酣睡。还有人并不领情,反而大声质问:“为什么打扰我睡觉?”

他耐心地解释说:“外地人不了解广州火车站的复杂情况,所以需要巡逻的民警一遍遍喊话、提醒,防止小偷、扒手。”他告诉记者,有些老年人出来打工,年底时把一年的血汗钱都揣在包里带回家,却在火车站广场上被割了包,民警们看到了都感到很心疼。

在火车站广场巡逻了8年,顶爷一眼就能认出广场上的小偷和扒手。他很自豪的是,在他值班的时候,很少有小偷敢来“上班”。

整个广场上最重要的防控区域,就是公交车总站站场。作为一个交通枢纽,这里的每一条线路都有很多人排队候车,一旦公交车驶到,等候的乘客就会蜂拥而上,将车门堵得严严实实。这给了小偷们可乘之机,不少人在这里丢失过手机和钱包。而公交车进站时,跟着车子向前跑的人们也随时有摔倒的危险。在节后返程高峰时间段,即使是凌晨四五点钟,这里还有很多刚下火车的人席地而坐,等待早晨第一班公交车,这时候摩擦和纠纷就更多了。每次巡逻到这里,顶爷都要大声提醒乘客们不要拥挤,提防小偷,直到乘客们全部安全上车为止。

火车站东广场的出租车上客点有很多职业拉客仔,帮“黑车”拉来乘客后,便能从司机那里获取报酬,而坐上“黑车”的旅客只能等着挨宰了。3个拉客仔一见到顶爷,立即拔腿就跑。顶爷也马上跳下车,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上去追赶,直到拉客仔跑得没影儿了,他才回来。

除此之外,这里还有一些人假冒残疾人驾驶三轮车非法拉客,还时常肆无忌惮地逆行、抢道、闯红灯。这些人一见到顶爷就逡巡躲避,不一会儿又兜回来了。顶爷无奈说,这里是整个广场最复杂的区域之一,“目前对他们只能驱赶,还没有更好的办法。”

让他感到欣慰的是,“今年是秩序最好的一年。”

2.16条公车线路烂熟于心

民警们巡逻时的另一项主要职责,就是接受旅客问询。记者跟随顶爷巡逻时发现,从当天上午8时上班到中午12时左右吃午饭,一个上午他就总共回答了30多人的问询,基本上都是问怎么坐公交车,附近某处怎么走,以及坐火车会遇到的各种问题。

“警察大哥,请问我去江夏要怎么坐车?”在公交车站附近,一位拖着箱子、穿着红色外套的中年大姐张望了许久,走到巡逻车前面迷茫地问。

“可以坐803路。”顶爷不假思索,立即给出了答案。他笑着说,因为被问过太多次了,没事时,他便会跑到公交车站场的线路导览图前默默背诵。如今经过火车站广场的16条公交车线路他全都烂熟于心,包括每条线路沿途经过的每一个站点都记得清清楚楚。

不仅如此,在广州火车站附近,省汽车客运站、市汽车客运站、流花车站、白马服装城、红棉国际时装城等人流量极大的地标建筑,人流汹涌,道路复杂,问路的人也特别多。如今,顶爷对火车站一带就像对自己家里一样熟悉。

顶爷说,每天接到的问询大同小异,产生厌倦是人之常情,更麻烦的是,有时候会有七八个人围着问,有的旅客还特别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一定要问到他回答不上来为止。

记者还发现,旅客们说“谢谢”的时候,顶爷几乎从来不说“不用谢”。他说,因为天天都要喊话、替人解惑答疑,一刻都没停过,嗓子早就哑了,“能少说几个字就少说几个字”。巡逻时,他随身带着一个矿泉水瓶,每巡逻两圈,就需要灌满。

顶爷很坦诚地说,工作中,他也有过气恼、泄气、怀疑的时候,尤其是遭到一些无理的投诉时,也曾感觉窝火。但最终他坚持下来的原因是,“让旅客们少走一段弯路,减少一些麻烦,让他们在茫然无助时有个依靠,这些虽然只是小事,但也会带来一种满足感。”他说,绝大多数旅客们都很信任他这个“穿警服的”,他也不能辜负他们的信任。

广场民警们每天都目睹成千上万的人从四面八方来到广州火车站,为了回一趟家忍冻挨饿。顶爷说,有时候旅客身上缺个十块、八块坐车,民警们都会自掏腰包帮他们回家。

中午时分,一位中年大姐焦急地上前来求助。原来,他们4个湖南怀化的老乡都买到了回家的火车票,但跟着他们出来打工的小老乡却没买到。这个姑娘才16岁,让她一个人坐长途大巴回家,他们不放心。

顶爷建议这位大姐去火车站售票大厅,看看有没有退票,但人生地不熟的大姐一脸难色。顶爷见状,热心劲儿又涌上来了,他用巡逻车载着大姐到了售票大厅,替她上前询问,折腾了10分钟,大姐终于帮小姑娘买到了票,对着顶爷一个劲儿地道谢,他顾不上回应,转身回到了巡逻车上,继续在人群中慢慢穿行。

3.接报警台前的百态人生

广场派出所的接报警大厅设施很简单,一个接报警台、两排座椅和一台饮水机,整个大厅显得空荡荡的。翻开大厅留言簿,各种笔迹满满当当地记录了民警们平时的工作:帮助找回走丢的孩子,寻回被窃的钱包,补办丢失证件……

中午1点11分,一名身材瘦削、只穿着衬衫和薄裤子的中年男子走进了派出所大厅,他的手里拿着一份刑满释放证明书。

男子说自己是湖南常德人,之前一直在茂名看守所羁押。如今刚刚释放,想要回家过年,但他身上没钱,家里想要给他汇钱,但他既没有银行卡也没有身份证。“我能不能让家里把钱汇到你们这里来?”

这样的问题民警们已经遇到过好多次。值班民警告诉他,派出所并没有银行账户可以提供,没钱的话可以去救助站,救助站可以帮忙买票回家。

这名男子又说,自己身上有看守所发的100多块钱,回家的火车票要差不多170块。值班民警们立刻拿起手机,帮他查询火车票价,然后告诉他,去湖南常德的慢车车票只要大约70块。民警们建议他去火车站售票大厅看看有无退票,并好意提醒他,用释放证明书可以在火车站办理临时身份证。

“这100块钱我还要买衣服,家里好冷的。”这位男子显现出不情愿的表情,在接报警台前徘徊不去。民警只好劝他,打电话给家里,让他们带衣服去车站接他,终于说服男子离开了大厅。这些民警告诉记者,每天他们至少都能接到二三十起类似的求助,但其实能够直接满足求助者愿望的时候不多,大多数情况下只能劝他们去救助站。尽管如此,民警们也都乐意为求助者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下午2点多,一名50多岁、穿着破旧衣服的瘦小男子走进了派出所。他自称是四川宜宾人,前几天才从老家出来,没有家人和住处。在广州流浪了几天之后,他被送到了救助站,救助站又帮他买了回家的火车票。

他拿出一张白纸,是救助站盖过章的证明书,贴着一张广州到成都的火车票。这位大叔虚弱地说,他到成都还要再转车去宜宾,但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求民警帮助他。民警告诉他,派出所也没办法给他买车票,建议他先坐火车到成都,到了成都之后再找相关单位求助。

这个人又说:“我好几天没吃东西了,肚子饿,还发烧了。”民警们一时间犯难了,派出所食堂开饭时间已过,身边也没有食物。这时,有民警想起来,广场上15号棚里有越秀区公安局免费供应的热粥,也有一些常备的非处方药。

“走,我带你过去!”一位年轻的值班民警热心带着这位大叔走出门外。

4.每年春节都在岗位上度过

夜晚9点多,广州火车站依然不平静,广场上24小时候车区里,很多乘客都已经铺着报纸坐在地上打起了瞌睡。此时,乘地铁、公车、的士来到火车站的旅客依然络绎不绝。

当天值夜班的陈警官正在广场上巡逻。广州火车站夜间巡逻区域被划分为东广场、西广场和中部3个巡逻区域,他负责的是中部区域。从下午4点到夜里12点,他大约十来分钟巡逻一圈,值一次夜班要巡逻30多圈。

陈警官以前在越秀区珠光街派出所,2年前才调到广场派出所。他直言,这里人流量大、警情复杂,工作压力要比以前大得多。以前在珠光街工作的时候,每年春节他还能抽空回一趟粤西老家,但自从来了广场派出所之后,每年春运都是一年当中最繁忙的时候,经常要加班,就再也没有机会回家过年了。

广场派出所全体民警,基本上每一个春节都是在岗位上度过。春运期间,为了保障旅客安全和乘车秩序,除了广场派出所的民警们全部上阵,广州市公安局还从其他分局调配了1000多警力在广场上值守,此外还有广州军区的战士在广场固定位置站岗。

“为了让其他人平安回家,我们不能回家也是值得的。”顶爷说,在每年广州市公安局的春运部署当中,他们都是其中一颗螺丝钉,少一颗都不行。而他已经连续8年没有一家团圆过春节了。

顶爷有一个6岁的儿子,正在上幼儿园大班。别人家的孩子,一放寒假就有更多的时间与父母一起度过,但对顶爷的孩子来说,放寒假、过新年反而意味着与父亲分离。

“根本没时间陪孩子。”顶爷说,平时夫妻俩就忙于各自的工作,难有空闲时间。儿子一放寒假,他却因为春运反而比平时更加忙碌,儿子就被送回了雷州老家,由父母帮忙看管。

顶爷的父母60多岁,家里还有3个兄弟姐妹,每年过年,他们都会回老家团聚,热热闹闹地过年,单单就缺了顶爷夫妇俩。“如果说老婆对我没有一点意见是假的,但这么多年了,她也能理解和支持。”顶爷说,儿子对他很有些怨言,每次从雷州打电话过来,总会气呼呼地说:“你不是我的好爸爸。”

顶爷觉得这是欠孩子的,又没办法弥补,只能哄哄他,许诺“等爸爸有空了带你出去玩”,可是这样的承诺却很少能实现。不过,儿子也会为爸爸感到自豪,会在同学们面前骄傲地说,“我爸爸是警察,抓坏人的。”

等到元宵节过后,顶爷的妻子就要去雷州将孩子接回来,准备开学了。而忙碌的春运,还要十多天才能结束。直到那时,他才能彻底放松,睡一个好觉。

(来源:南方日报 穗公宣 记者:李秀婷 通讯员:邱志强 李玺迪 编辑:雨寒)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段,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我要去……按ESC或点击关闭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