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重案刑警王坤与癌症抗争10年仍坚守一线

2014-04-04 16:26:00   来源:深圳市公安局

文章摘要:如果在路上遇见他,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眼前文艺范儿十足的帅小伙是个威猛的警察;如果不看到他的病历,你更不会相信他在工作岗位上,用消瘦的身体与癌症已经抗争了10年。修身的黑西装、洒脱的举止、白净的皮肤。初见刑警王坤,他特殊的从警经历让记者好奇。
选择字号:放大+ 缩小-
关键词:警察故事;王坤;媒体;深圳

如果在路上遇见他,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眼前文艺范儿十足的帅小伙是个威猛的警察;如果不看到他的病历,你更不会相信他在工作岗位上,用消瘦的身体与癌症已经抗争了10年。修身的黑西装、洒脱的举止、白净的皮肤。初见刑警王坤,他特殊的从警经历让记者好奇。

导演梦变成蓝盾情

33岁的王坤给人印象是年轻帅气,薄薄的嘴唇和微笑时扬起的唇角特别有味。如果是午后在街角的咖啡店里遇到他,那不等式的时尚发型和习惯推眼镜框的小动作,一定会引来女孩们悄悄的注视。其实,他是龙华新区公安分局龙城派出所的重案刑警,每天面对的,都是丑陋的罪恶和狡猾的嫌疑人。在派出所领导的眼里,王坤是“破案能手”;在同事眼里,他是“少女杀手”。2005年的春节,刚刚从警一年的王坤被确诊为恶性的霍奇金淋巴瘤,在生命最虚弱的时候,他因为热爱刑警岗位,执拗地放弃了分局领导多次关照他让他转岗到其他轻松岗位的机会,一心扑在了案件侦办上。

“学中文和当警察是我小时候最讨厌的事情,但没想到最后都做了,而且爱上了这个职业。”2004年,王坤从人民公安大学汉语言文学系毕业,然后只身背着行李从北京来到了特区深圳,分配到当时还归属宝安公安分局的龙城派出所。报到的第一天,王坤就跑到所案件队帮忙,没想到在这个岗位,一干就是10年。

1999年,王坤在报考大学时,第一志愿选择了中国传媒大学,可能就是因为骨子里的文艺细胞使然吧。后来因为种种原因,王坤未能如愿,与自己的梦想擦肩而过。“那时候我特别想做一名导演,或者是一名主持人,因为是北京的孩子,我从小就喜欢关注那些文艺圈的新闻,喜欢表演,喜欢光鲜的样子和能够演绎自我的舞台,但这些最后都变成了一场梦。高考后,同班同学都上大学了,唯独我没有,那个晚上醉得一塌糊涂。”后来,在父亲的劝说下,王坤翌年选择了报考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并以优异的成绩被中文系录取。在警校里,看着毕业后奔赴各地公安战线、除暴安良的师兄师姐们的先进事迹,王坤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

工作中的“拼命三郎”

用同事的话说,办案时的王坤就是在“玩命”,熬夜对他的身体损害最大,尤其害怕感冒,因为王坤抵抗力很差。2009年的“五一”长假期间,王坤和另外一名同事在派出所办案队值班。长假第一天的凌晨,几名巡防员就扭送了两名年轻男子到派出所值班室。经过询问,两名嫌疑人当晚正在银行的ATM机上贴诈骗信息条时,被附近的巡防员发现抓获。

两名贴胶条的一定是“马仔”,找到他们背后的老板,打掉这个团伙才能“拔根”。根据掌握的线索,王坤和同事连夜找到嫌疑人租住的窝点,收缴了大量诈骗信息胶条的同时,还从一名嫌疑人女朋友的口中得知冒充银行客服的团伙老板下落。机不可失,王坤和同事从天亮一直又等到了天黑,在龙华油松的一处偏僻的出租屋里,抓获了该诈骗团伙的另外3名主犯,并给逃脱的两人办理了网上追逃。最后,该团伙被王坤成功打掉,5名犯罪嫌疑人被刑拘。

2012年8月1日下午,一名右腿残疾的男子情绪异样地来到了龙城派出所,坐在大厅门口。外出办案回单位的王坤看到后,开始询问这名男子的情况。但这名男子并不言语,身上也并未带什么物品,只是一个人坐在那里。很快,有民警认出这名男子叫马某柱,在3天前因为非法营运,摩托车被派出所依法扣留。此后,马某柱天天来到龙城派出所,讨要自己的摩托车。了解情况后,王坤准备把情况向所领导汇报一下,可就在王坤转过身去掏手机的时候,他突然闻到一股浓烈的汽油味道。王坤下意识地迅速回头,发现马某柱正拿出一个饮料瓶,把里面的液体往自己头上浇淋着。几秒钟,整瓶的液体已经全部淋下,马某柱随即点燃了左手的打火机。王坤根据气味判断液体应该是汽油,一旦被点燃,后果将不堪设想。突发的紧急情况不容他多想,王坤几个箭步将马某柱扑倒在台阶上,与同事一同夺下了打火机。

这些,就是王坤骨子里的刑警本色。

患癌后的坚守

然而你想像不到,早在2005年初,一场大病就彻底摧毁了他的身体。

那年是王坤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节,在北京过年的他收到了深圳医生的电话。“电话里医生让我赶紧先回深圳,当面再告诉我身体的情况,我爸很不放心,就又给医生回拨过去,怀疑我得了淋巴瘤。”匆忙回到深圳入院检查后,王坤被确诊为霍奇金淋巴瘤Ⅱ期。霍奇金淋巴瘤是淋巴瘤的一种独特类型,为中青年人中最常见的恶性肿瘤病之一。病初发生于一组淋巴结,以颈部淋巴结和锁骨上淋巴结常见,然后扩散到其他淋巴结。

“做了6次化疗,2个疗程的放疗,第二次化疗的时候头发就掉光了,呕吐起来根本停不住,化疗还能忍,但放疗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全身都在痛。”回忆当初的那段经历,王坤并没有记者预想的沉重。最后一次放疗后的第三天,因为惦记手头的案子,王坤悄悄跑回了派出所,说什么都要继续上班。

2012年,王坤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我觉得我老婆挺傻的,知道我这个样子还肯嫁给我。”说这话,王坤的眼睛里泛起了泪光。其实正是妻子的爱和支持,才让他更加坚定地走到了今天。由于害怕自己的病会遗传,王坤迟迟不敢要孩子,温柔的妻子仍然特别理解,帮着他做娘家人的工作。“对父母和妻儿的亏欠,可能永远是我们所有公安民警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王坤说自己的母亲是个特别坚强的人,但为了他,老人经常躲在阳台的角落里偷偷哭泣。王坤知道,母亲是害怕白发人送黑发人那种绝痛。

王坤用自己的乐观和坚定的信念,诠释着一名人民警察的担当和责任。虽然现在的病情相对稳定,但就如同有炸弹被埋在身体里一样,他将随时面对又一次的生命考验。很多分局领导得知他的情况后,多次想要给他换岗,希望他调养下身体,但都被王坤拒绝了。今天,王坤依然坚守在办案一线,坚守在自己的理想之路上。

(来源:晶报 深公宣 编辑:小马)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更多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我要去……按ESC或点击关闭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