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法医高海东 用科学让死者“开口说话”

2013-12-06 16:49:00   来源:汕头市公安局

文章摘要:银幕上的法医是一种很“酷”的职业。可是,现实中的法医却经常要面对高度腐烂、爬满蛆虫的尸体,亲手检验各种血淋淋的伤口,长年累月出入殡仪馆、解剖室、医院抢救室等处所。现在,就让汕头市金平公安分局刑侦大队高海东法医来告诉你法医不为人知的一面。
选择字号:放大+ 缩小-
关键词:法医;警营之星;高海东;汕头

银幕上的法医是一种很“酷”的职业。可是,现实中的法医却经常要面对高度腐烂、爬满蛆虫的尸体,亲手检验各种血淋淋的伤口,长年累月出入殡仪馆、解剖室、医院抢救室等处所。现在,就让汕头市金平公安分局刑侦大队高海东法医来告诉你法医不为人知的一面。

不为人知的成绩

别看这个来自内蒙古的年轻警官阳光、帅气,却是一个检验尸体数以百千计,无畏面对血腥和残忍,能替死者说话,为生者伸冤的“老法医”了。2005年参加工作以来,他已开展活体检验12750余例,尸检1500余具(其中命案120余宗),其中有多少次让现场得以重建?有多少次让死者“开口说话”?又有多少次用无可辩驳的鉴定结果将案件真相大白于天下,让犯罪嫌疑人伏法认罪?

2008年8月,一男子在一家烧烤摊前被刺中左腰部死亡,死者五个朋友均指认店主是凶手,民警当场从店主手中缴获剪刀一把。店主本人也默认。看起来是一起人证、物证俱全的杀人案,似乎可以结案了。但是,法医高海东经过反复实验,发现尸体致命伤创口截面细长,绝非剪刀所伤,并推断出凶器系一单刃利器。经再次审查,查明凶手系店主的妻弟,凶器系一把单刃自制刀。一宗乍看简单明了、对象明确的凶杀案,背后的隐情终于水落石出。

因亲情羁绊,酒后杀妻的狂徒同样难逃“法眼”。2009年1月,一男子醉酒杀妻,却谎称是其妻从摩托车摔下所致,且提供的目击证人反映情况如他所说。但是死者身上一处淡红色中空性皮下出血引起法医高海东的注意。这是典型棍棒伤而且是新伤,一切皆逃不过法医的眼睛。科学的结论让该男子狡辩变得苍白无力,难以自圆其说,不得不认罪伏法,使这宗伪案得以告破。

“每一份鉴定书上的签名都是沉甸甸的,都是要经历一辈子的考验,责任重于泰山!”高海东说,这是一名法医对职业的承诺。

不为人知的艰辛

法医也是正常人,也是血肉之躯,但从事法医工作却要付出很多常人难以忍受的艰辛。恐怖的尸体、血腥的现场、难闻的尸臭,是常常要面对的。作为法医只能用内心的强大去摈弃一切干扰,让自己在现场能多一分细心、多一分专注,不让任何蛛丝马迹从眼前溜走。

夏天最怕、最多的就是腐烂尸体,2009年8月,在闷热、多雨的季节里,83岁的老人被其孙子用铁锤打死后分尸,空气中弥漫着血腥、恶臭的气息,高海东连续作战,将11块尸块逐一编号、逐一检验,拼凑成形。为避免汗水污染现场残留的微量物证,高海东多次到现场外将衣服中的汗水拧干,再回来继续勘验现场、提取物证,直到弄清案件性质、作案手段、死亡时间、致死工具、死亡原因后才敢松一口气,而这一干就是6个小时,做完各项鉴定后腐烂的臭味早已浸渍到衣服、头发内,几天都有余味残留。

恶臭固然难耐,但是传染病和火灾、爆炸现场等更是暗藏杀机,对法医构成实实在在的威胁。2007年5月,一名弃婴不治身亡,高海东按照法律规定对尸体进行检验,当做完尸检、取完DNA标本后,医院传来消息说该弃婴系艾滋病感染者,看着沾满鲜血的双手,高海东只能暗暗祈祷橡胶手套千万别有问题,因为他的手指上有伤口,也只能安慰自己——好人一生平安。在法医检验中,高海东在现场遭遇过漏电,碰到煤气泄漏等等,好在都是有惊无险。

不为人知的无奈

生活中的高海东是一个富有情趣的年轻人,但是这些年来,高海东有多少节假日投身工作已难以记清。不论刮风下雨、不论春夏秋冬、不论黑夜白昼,不管在老婆生产期间还是老父亲生病住院期间,只要有案件总是随叫随到,留给自己的只有对家人深深的愧疚。

高海东一直感激身边有一群宽厚理解和默默支持自己的亲友。然而,也不被理解的时候,有时出完现场回来,别人会介意跟他握手,此时只能尴尬地将手缩回来,无奈苦笑;甚至一些朋友的喜庆活动,法医不在邀请之列。

十多年的法医工作,一路走来,高海东无怨无悔,一直都坚持了下来。每当看到自己的工作使案件得以侦破,罪犯受到惩处,案情得以澄清,浮躁的心也平静了、更加坚定了。

(汕头公宣 编辑:雨寒)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更多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我要去……按ESC或点击关闭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