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一家三口同陷毒瘾 母被捕父女被强戒

2013-07-03 15:53:00   来源:韶关市公安局

文章摘要:6月23日,韶关浈江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在市区捣毁一个吸贩毒窝点,让办案民警感到惊讶的是,当场抓获的四名涉毒人员竟然是一家人,母亲吸毒贩毒,女儿、父亲、女儿的男朋友免费一同“享用”。而这一家人无一不是戒毒所、拘留所的常客。
选择字号:放大+ 缩小-
关键词:涉毒;危害;韶关

18岁的花季少女解除强制戒毒不久,因再次吸食毒品又一次面临强制戒毒的生活,父亲也因涉嫌吸食毒品成瘾同时强制戒毒,而贩卖毒品的母亲也被执行逮捕,美好的一个家庭因沾染上毒品而被拆散,家庭成员好不容易聚在一起,瞬间再次支离破碎!

6月23日,韶关浈江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在市区捣毁一个吸贩毒窝点,让办案民警感到惊讶的是,当场抓获的四名涉毒人员竟然是一家人,母亲吸毒贩毒,女儿、父亲、女儿的男朋友免费一同“享用”。而这一家人无一不是戒毒所、拘留所的常客。

捣毒窝抓获一家瘾君子

一个多月前,浈江刑侦大队二中队民警在日常梳理群众反映的信息中,发现住在市区建国路一出租屋内的李某有贩毒嫌疑,便投入警力对其进行缜密侦查,经过近一个月的蹲点、伏击等大量艰苦工作,掌握了李某的犯罪证据。

6月23日下午2时许,抓捕时机成熟,办案民警在李某住处将正准备进行毒品交易的李某抓获。意外的是,民警在李某住处还当场抓获涉毒人员3人,查获毒品“K”粉30克、冰毒2克,自制吸食毒品工具一批。并在李某的供认下,在市区一摩托车修理档口内抓获涉嫌购买吸食毒品的廖某。

经查,民警发现,当场抓获的李某和其他3名吸毒人员竟然有着特殊的关系,49岁的刘某是李某的前夫,18岁的少女刘某莹是李某和刘某的亲生女儿,22岁的汤某是刘某莹的男朋友。

离异家庭因吸毒“重聚”

这一家人是怎么走在一起吸毒的呢。

据李某、刘某等4人交待,李某人称“飞姨”,有较长吸贩毒史,曾因贩卖毒品被监视居住,今年4月重操旧业,继续贩卖毒品,以贩养吸。刘某,早年与李某离婚,曾因吸食毒品被强制戒毒,又因斗殴伤人被劳动教养两次,不久前才被释放,释放后继续吸食毒品。刘某莹小学没毕业便辍学,跟社会上的混混在酒吧、夜场厮混,16岁时被送强制戒毒两年。

原本李某与刘某已无什么来往,年初,刘某莹怀孕不久就住到李某处,分开多年的三人又走到了一起。刘某莹说,6月其引产后身上十分疼痛,李某便拿出K粉和冰毒给她吸食“镇痛”,并故意在桌上留置一些冰毒给为女儿送汤水的刘某吸食,而天天来陪女朋友的汤某,亦凑在一起吸上一份。

女孩12岁跟人走夜场

笔者26日在韶关市戒毒所见到了“二进宫”的刘某莹,她告诉笔者很想快点回家,养好身体后找份好工作,多赚点钱,希望能让同在高墙内的父母过得好一些。“我再也不会吸毒了,现在爸爸要强制戒毒两年,妈妈又关在看守所,我要赚钱等他们出来。”提起父母、再想到一家人如今的处境,原本笑着的刘某莹瞬间红了眼眶,禁不住泪流。她尚不知道的是,自己由于是“再犯”,也须在戒毒所内强制戒毒两年。

刘某莹8岁时,父母离异,虽判给父亲,但一直与母亲居住在一起,“在我的印象中,爸爸总是回来了,又坐牢了,好不容易回来了,过不了多久又坐牢了。”刘某莹说她长到18岁,真正和父亲生活在一起的时间很少。

刘某莹的母亲李某没有正式工作,早年靠贩卖“黄碟”为生,“那时候,我经常和妈妈一起买碟,很多次被警察抓到,但他们看我年纪小又可爱,每次都放过我们。”刘某莹笑着回忆起幼年时的生活。

12岁那年,其母开始吸毒,再也顾不上年幼的女儿。自认已经很懂事的刘某莹辍学离家出走,投奔在酒吧结识的“哥哥、姐姐”。

“我是参加同学的生日会认识他们的,哥哥姐姐们都在酒吧上班,对我很好,买好吃的给我吃,我生病了,也赶紧给我买药。”无法得到父母关怀的刘某莹,以为终于寻到了关爱,于是住进“姐姐”们租住的出租屋,白天大家都睡觉,晚上“姐姐”们去上班,刘某莹就去网吧上网。

14岁那年,她开始跟着这些哥哥姐姐到夜场去陪酒。“这不是人过的日子,每天都喝醉,从半夜吐到天亮。”她承认,就是这时染上了毒品,“客人把毒品掺到酒里,喝了就慢慢上瘾了。”不到16岁就开始吸食冰毒。缺少父爱母爱的小莹就这样走上了吸毒的不归路,却还以为自己这样过得很快活。

2011年5月,当刘某莹与几个朋友一起吸毒时,被警方抓获,并送入戒毒所强制戒毒,“我在戒毒所表现很好,大家都很喜欢我,所以,我被提前放回家了。”

“止痛”复吸毒品 后悔拉男友下水

被关了15个月后,刘某莹于2012年8月回到家中,这时母亲已从戒毒所回家,而父亲仍在劳动教养,直到当年12月才出狱。

不久,“妈妈给我介绍了男朋友,大我5岁,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对我也很好。等我爸妈出来后,我就和他结婚。”提起男友,刘某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说这大半年是她最快乐的日子。

今年6月初,怀孕已6个月的刘某莹因觉自己年纪尚幼,到医院引产。她告诉笔者,由于手术不太成功,总觉得肚子疼,于是就想着通过吸毒止痛,“男朋友见我吸,出于好奇,也跟着一起吸,毒品都是从妈妈那里要来的。”尽管刘某莹承认了毒品都是母亲提供,但仍维护母亲,坚称母亲绝对没有贩毒、吸毒。提起男友跟着她吸毒时,刘某莹垂下了头,哽咽着说:“我对不起他,真的很后悔,不该把他也‘拉下水’的。”

(邬义忠 吴小飞 编辑:小牧)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更多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我要去……按ESC或点击关闭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