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傻"交警徐俊:连战100天 死前还追逃

—追记韶关市仁化县交警大队城口中队指导员徐俊

2011-02-14 10:38:00   来源:

文章摘要:松柏,菊花。2月12日上午,来自韶关市公安局、市交警支队、仁化县四套班子的领导以及社会各界的200多名人士自发来到仁化县殡仪馆,痛别倒在了春运最后一班岗上的仁化县好交警徐俊。
选择字号:放大+ 缩小-
关键词:警察故事;韶关

松柏,菊花。2月12日上午,来自韶关市公安局、市交警支队、仁化县四套班子的领导以及社会各界的200多名人士自发来到仁化县殡仪馆,痛别倒在了春运最后一班岗上的仁化县好交警徐俊。

千里探“傻徐”,竟是临终别

现年51岁的徐俊是仁化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城口中队的指导员,他有个可爱的外号叫“傻徐”。从1983年从警开始,他在公安战线已经整整工作了28年。因为常年加班无法参加同学聚会,“傻徐”远在宁夏的好友薛力终于“忍无可忍”,辗转几千公里前来仁化看他,可是薛力做梦都没想到,这次冲动之举竟是和老友的最后一别。

薛力还清楚的记得他和“傻徐”的最后一面是大年初七,那天一大早,他坐飞机来到广州,接着转乘高铁又转坐大巴千里迢迢来到了仁化,可是电话里,却接到“我在上班,只能下次再聚了”的回答。不甘心的薛力在“傻徐”家门口苦等了两个小时,终于看到一辆警车在门前停下,透过窗子,“傻徐”向薛力招了招手,却迟迟没有下车,正待发作的薛力走上前去,只见孱弱的“傻徐”已经面色蜡黄,甚至抬不动双脚。

心疼不已的薛力吃力的将“傻徐”扛回了家。在家里,“傻徐”艰难而幸福的和薛力回忆着童年的往事,那餐饭,“傻徐”仅仅喝了半碗鸡汤。

“我和老薛都骂他,一点都不顾着自己的身体,逼他去医院,他总是说‘忙完春运我就去’,没想到他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吐了一大口血,没等120急救车赶到就已永远闭上了双眼。”徐俊的爱人李群英面对记者不住的埋怨自己没有照顾好老徐:“他从年初二就开始一直便血,是我没能拗过他把他送进医院。”

连战100天,死前还追逃

2月10日,是新年的第一天上班,仁化县公安局全体干警举行了庄严的升国旗仪式,从不缺勤的徐俊却没有来,一丝不祥的阴影笼罩在他的老拍档姜富岗的心中,他连忙叫人去“傻徐”家里探问,打开门,“傻徐”的妻子打开门轻轻的说了句:“他走了,去不了啦。”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姜富岗又打电话给“傻徐”的妹妹,这个噩耗再度被证实。姜富岗当时一震,险些没有站住。连续两天,这个硬汉不知哭了多少次。

“他是给累死的,他已经连续两年没有休过假,亚运安保接着春运安保,100多天时间里,他回家的次数不到10次。”城口交警中队中队长姜富岗一边和记者述说一边深深的自责。加上中队长和指导员仅有5个民警的城口交警中队地处湘粤交界,担负着守卫广东北大门的艰巨任务。去年10月1日,亚运安保环粤检查站启动,“傻徐”不顾年老体弱主动请缨,60天时间里,他检查入粤车辆15833辆44898人,查获犯罪嫌疑人16人,吸毒人员30名,枪支2把,子弹26发;亚运刚刚结束,春运安保又再次打响,“傻徐”又再次请战,扑在了一线。

姜富岗还清楚的记得2月8日那天,一辆小车在撞翻一辆摩托车后,带着伤者一起没了踪迹,他们这对老拍档担心车主将伤者抛在深山逃之夭夭,连忙驱车去追。“那天他的精神已经有些糟糕,坚持要去追逃,还抢着开车,我说我来开,他硬说我眼睛不好,晚上开车不安全。”姜富岗告诉记者,两人一直追到湖南汝城才将伤者找到,回来的时候已经是9日凌晨。9日那天,“傻徐”又忙得没有停过,看着他随身的药吃完了,脸色也很差,姜富岗硬是派民警在下午17时强行把“傻徐”送回了家。

双亲瘫在床,带着病工作

“他根本不用这么辛苦,他有无数的理由调离艰苦基层,可他始终任劳任怨,从来没和组织开过口。”仁化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陈育斌告诉记者:“这也是徐俊被称为‘傻徐’的一大原因。”

“傻徐”的父亲是副师级转业的仁化县老领导,凭着老父亲的关系,徐俊想在机关混个轻松的工作并非难事,可是当兵出身的老父亲亲手将儿子送到了基层,“傻徐”不仅没有怨言,反而乐在其中。5年前,徐俊的父母均因病瘫痪在床,生活无法自理,“傻徐”却一如既往的扑在一线,一年到头,没有几次着家。“我曾不止一次的要他打申请调回来,他总是说‘城口离县城30公里,交通不便,年轻人去了安不下心,也耽误孩子找对象’,死活不肯和领导开口。”李群英告诉记者:“后来老徐的弟弟看着我照顾老人家辛苦,主动去和局领导反映此事,他却总和领导说‘军人就要这样,爸爸在病床上都这样说,不碍事’。”

“傻徐”有严重的糖尿病,还有肝病和胃病,五年时间,他的体重从过去的80公斤一下掉到了55公斤,可是他一直瞒着所有人。“我是前两年在柜子里找到一大堆病历单才知道的,姜富岗是去年问我才知道的”。李群英告诉记者:“他总说这是小病,吃点药就没事了,其实他是不想给局领导添麻烦,不想让家里人担心。”

今年1月26日,仁化县公安局召开年终表彰会,立功的“傻徐”上台领奖,转身时,他却险些摔倒在台上。局领导痛下决心,春节后,务必要将他调到机关来,可是他却没能熬过春运。

执法不认亲,敢罚县长钱

“傻徐”的傻还源自他的“六亲不认”。李群英这辈子唯一一次和老徐红脸是因为姑姑的儿子骑摩托没戴头盔被老徐抓了,中队的领导都已经同意教育放行,可是老徐死活要罚200元。“自己亲戚管不好我怎么去管别人!”老徐不仅没通融还狠狠的把李群英训了一顿。被老徐罚过的还有老徐的表弟、叔叔,很长时间里,亲戚都笑他是没有人情味的傻瓜。

“那一次,一个朋友和‘傻徐’吃完饭第二天交通违章被老徐抓了,那人笑着说‘刚吃完饭你也下得了手罚我?’没想到老徐脸一黑骂道‘吃了饭我就不罚了,我怎么对得起这身警服?’”姜富岗告诉记者:“别说亲戚朋友被罚,我们不少干警违章了都被他罚过,求情碰壁后大家养成习惯,‘傻徐’值班,主动掏钱。”

“傻徐”最傻的一次是当时的县长违停,老徐硬是要给人家罚款。

爱女忆慈父,只留在童年

在徐俊的卧室里,只有几张女儿的照片,却找不到一张他和家人的合影。哭成泪人的女儿徐艳珊告诉记者:“我们一家人唯一一次出去旅游是1995年,那时候还没有相机,爸爸最喜欢的地方是云南,那是他儿时成长的地方。爸爸说,退休后,买部车,一家人再去云南玩,我和妈妈都在帮爸爸凑钱,可是现在他再也去不了云南了。”

徐艳珊对父亲所有的回忆都停留在自己的儿时:“小的时候,下雪天,我就把雪塞到爸爸的衣服里,他还带我去丹霞山一起玩石头。”后来徐艳珊长大后,老徐却忙于工作,常年住在中队,和徐艳珊的相聚也越来越少。在徐艳珊的回忆里,父亲一个月在家里住不到两天,平时要上班,节假日更没假休,即便是年三十,也都是一家子亲人等爸爸回来吃年饭。

今年吃年饭,看着日渐消瘦的爸爸,心疼的徐艳珊和妈妈一起哀求爸爸:“办内退吧,车我们不买了,存的钱已经够去云南旅游了。”徐俊笑着答应了,可是年初一一大早他又跑去了中队。

一辆摩托车和一对波鞋是徐俊留给李群英和徐艳珊母女最后的念想。“爸爸从来没有时间给我们买礼物,波鞋是我工作那年爸爸送的,摩托车是去年妈妈的摩托车被盗后买的,这也是他留给我们唯一的礼物。”徐艳珊说道。

2月10日的清晨8时,徐俊吐血后就陷入昏迷中,从此再也没有醒来,什么遗言也没有留下……

图为徐俊生前在执勤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更多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我要去……按ESC或点击关闭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