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梅州警方帮助失散31年的亲人回家

31年寻亲脚步不停息

发布日期:2017-07-28 浏览次数:  来源:梅州市公安局

文章摘要:2017年7月26日上午10时30分,大埔县高陂镇古埜村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在村道“迎接严立禹回家”的标语下,市、县民警带着一位与亲人失散了31年的小伙子重回家乡。早已等候多时的严凯根、黄克清夫妇看到失散多年的儿子,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紧紧地抱住小伙子,拉着民警的手,在鞭炮声、锣鼓声中痛哭流泪。
选择字号:放大+ 缩小-
关键词:梅州;反拐;失散

自小离家31年,寻亲脚步不停息。迩来得闻亲恩音,千里万里来相聚。

2017年7月26日上午10时30分,大埔县高陂镇古埜村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在村道“迎接严立禹回家”的标语下,市、县民警带着一位与亲人失散了31年的小伙子重回家乡。

早已等候多时的严凯根、黄克清夫妇看到失散多年的儿子,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紧紧地抱住小伙子,拉着民警的手,在鞭炮声、锣鼓声中痛哭流泪。

失散31年 仍保留当年的衣物

这位小伙子现姓汪,今年35岁,现福建省安溪县人,31年前在汕头被拐,被拐前名叫严立禹。1986年9月10日,村民严凯根、黄克清夫妇带着4岁的儿子严立禹与朋友肖某一起来到汕头市人民医院看病,在吃饭间隙,交托肖某看护的儿子走失,不知去向。由于当时诸多条件限制,在当地派出所报案以后,孩子一直寻找未果。

31年来严家一直未放弃对孩子的寻找,但每次都是出去的时候满怀希望、回来的时候满心失望,这么多年来儿子一直都在寻与找之间杳无音信。“肯定是被他们夫妇卖了” 黄克清说,“当时有些村民不理解,甚至认为是他们把自己的儿子卖掉了”。

在严家的一个房间里,黄克清搬出一个皮箱,里面放着儿子严立禹4岁时穿过的衣服和鞋子,至今,小拖鞋和衣服都完好无损,黄克清说,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孩子,想着孩子什么时候能够回家。

从未放弃 采集血样寻找儿子

2013年5月,大埔县公安局提取了严凯根、黄克清夫妇的血样,送至梅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进行DNA检验,并把相关数据录入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失踪儿童DNA数据库进行查找比对。2015年5月,一直认为自己可能自小被拐的汪某丁,通过《宝贝回家》寻亲志愿者的帮助,前往福建省泉州市安溪县公安局采血送检,由当地公安机关录入公安部数据平台。

今年6月,全国公安机关数据平台初步信息比中严凯根、黄克清夫妇与汪某丁DNA存在亲缘关系。6月16日,大埔县公安局再次对严凯根、黄克清夫妇采集血样,同时市“打拐办”通过多种渠道,最终联系到在国外务工的汪某丁回梅核实情况。7月24日,梅州市司法鉴定中心经过采集的血样检验,进行DNA比对,确认严凯根、黄克清夫妇与汪某丁之间的DNA信息符合亲生关系,至此确认汪某丁正是30多年前在汕头被拐的严立禹。

创新打拐、反拐机制  维护社会平安 

对于31年的寻找,严凯根、黄克清夫妇有太多的艰辛和曲折,也有太多希望与失望,生活的轨迹或许在宝贝回家以后将有所改变;然而对于严立禹来说,儿时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他说,我只是觉得自己可能是被拐卖的,至于是从哪儿拐卖来的,家里是什么样子的已经没有印象。无论对于谁,亲人的失散都是一种伤害。

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余贤勇表示,公安机关积极探索创新打拐、反拐工作新机制,加强科技信息化应用,加强区域协作和警种配合,努力提升打拐、反拐的工作能力和水平,与打拐志愿者建立良好的沟通交流机制,营造全民参与的浓厚氛围,切实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

(梅公宣 编辑:小宇)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更多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我要去……按ESC或点击关闭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