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广州民警讲述走失儿童的回家之路

——广州市公安局法制支队民警朱一品讲述救助走失儿童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7-10-13 浏览次数:  来源:广州市公安局

文章摘要:广州市公安局指挥中心110报警服务台、公共交通分局、法制管理支队、公交交通分局鹭江派出所、黄埔区公安分局长洲派出所、海珠区公安分局华洲派出所……走失儿童、法制民警、乘务员、网格员、社区民警、小学校长、老师、妈妈……有轨电车、地铁、公交车、警车、轮渡……,同情、疑惑、踏实、坚定、开心、担忧、绝望、兴奋、满足……当如此丰富、无直接关联的元素叠加在一起时,便铺上了一条走失儿童的回家之路,一条公安民警为人民群众筑建的平安之路。
选择字号:放大+ 缩小-
关键词:广州;走失;儿童

广州市公安局指挥中心110报警服务台、公共交通分局、法制管理支队、公交交通分局鹭江派出所、黄埔区公安分局长洲派出所、海珠区公安分局华洲派出所……走失儿童、法制民警、乘务员、网格员、社区民警、小学校长、老师、妈妈……有轨电车、地铁、公交车、警车、轮渡……,同情、疑惑、踏实、坚定、开心、担忧、绝望、兴奋、满足……当如此丰富、无直接关联的元素叠加在一起时,便铺上了一条走失儿童的回家之路,一条公安民警为人民群众筑建的平安之路。

10月8日是广州市公安局机关民警支援地铁治安防控勤务工作的最后一天,晚上19时,所有支援民警即将归队,法制管理支队民警也将结束在广州塔地铁站8天的勤务工作。广州塔地铁站虽然不大,但作为广州市著名的旅游景点,在全市安保工作还是占据比较突出的位置。国庆假期前几天特别是中秋节当晚,客流量很大,在地铁站场、鹭江派出所、赤岗派出所,和法制管理支队共同努力下,地铁车站运营顺畅、平安有序。正当大家以为能波澜不惊地结束支援任务时,在最后的时刻,发生了一段曲折又充满温情的故事。

下午16时左右,广州有轨电车的乘务员带着一名约10岁、身高1.2米左右的男孩来到了站厅。接到同事胡威报告后,作为带队领导的我迅速前往了解情况。乘务员说这个小孩没有大人陪伴,应该是走失了,带过来让警察处理。我仔细打量了这个男孩,高高瘦瘦,穿的也整洁,身上穿着一件蓝色T恤,下身是竖条纹短裤,脚穿一双拖鞋,手上拿着一瓶饮料。与同龄小朋友相比,没有什么异常。虽然我们认为他走失了,但看不出他的慌乱和紧张。我想,这么大的小孩,还这么镇定,这件事应该不难解决。但是细问后,却着实大吃一惊。他说他叫蓝某,6岁,在海珠区某小学读二年级。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并不知道爸爸妈妈叫什么名字,也无法说出他们的联系方式。当天爸爸妈妈上班,爷爷奶奶带妹妹出去了,他下午就自己出来玩。问他家住哪里,他反复说“码头坐船就到了”,但具体什么码头上船、坐什么船、哪个码头下船都说不清楚。

鹭江派出所广州塔地铁站民警也赶了过来,不知道是被一群警察围着还是大家连续的追问,小男孩表述开始不清楚了,而且前后矛盾。当我们假设性提问时,他都应答是,还能跟着重复。但当直接提问时,他又说不知道。因为孩子无法提供父母的情况,而且一时间无法了解到更为有价值的线索,我暂时让其他同志回到各自岗位上继续工作,我尝试换一种沟通方式去试试。拿着刚买的蛋糕和水,我和小男孩一起坐在地上的台阶上。因为我想起了一个教育学家说的话:“在和孩子相处的时候,大人应该蹲下来,站在孩子的角度看世界,掌握孩子的听觉、视觉和理解特性”。这一招还真管用,他再次明确他是坐船,然后坐有轨电车过来的。根据这个信息,我立刻在手机地图上,查找有轨电车的线路站点以及较近的码头,最后发现海珠区新洲码头与有轨电车万胜围站较近。同事王琼珠说那地方她以前去过,262路公交车连接新洲码头和万胜围车站,新洲码头坐船过去是深井村和黄埔造船厂的。

一条“离家出去玩”的路线慢慢清晰了:下午小男孩一个人在家无聊,自己离家到了码头,坐船过到江对岸的新洲码头,坐上262路公交车,到万胜围坐有轨电车,被工作人员发现后带到广州塔。我们把这条路线反复讲给他听后,他就一直很肯定说“是的”,而且说只要到码头坐船过了江,就能自己找到回家的路。

我们心里有底了,想着家长应该很着急了,既然知道路线,就赶快送回家吧。那谁去送?鹭江派出所民警和法制支队民警都在现场,按照工作职责,大家都可以处理。但这种儿童走失警情,一般来说由辖区派出所处理较为合适。但是,我决定还是由我们法制支队民警来送,理由:一是派出所警力紧张,一个地铁站就1—2名民警,我们有20名支援民警,而且还设置了机动组,可以调换出警力,更重要的是,到后面,一直是我与同事王琼珠在和小男孩沟通,我们已经赢得了他的充分信任。派出所对我们的决定表示感谢,这时刚好准备晚上撤岗后运送装备回市公安局的车辆也到达地铁站,我们就决定先安排车辆去送孩子回家。

17时许,我们离开了广州塔,20多分钟后,到达新洲码头,在码头我们也看见了262路公交车站,我们心里踏实了。装备车司机在码头守车,并随时准备接应,我和王琼珠过江送人。进了候船室,我们不放心,向码头工作人员了解情况,两位热情大姐跟我们解答,但她们表示当天都没见过这个孩子,而且单独一个小孩是不会让上船的。她们的话让我们心头闪过一丝不安,但这个时候小男孩还是很肯定地说,过了江,他就知道怎么回家,这句话让我们又振奋起来。因为我们到码头时,刚开走了一班船,下趟船要等20分钟后。

20分钟后,船来了,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江面上轮船和岸边人家已经亮起了灯,天边还有一抹晚霞,倒映在珠江上,染红了江水。船上的大部分乘客都凝视着远方,有人在小声交谈,剩下就是轮渡的马达声。小男孩也专注着望向船外,他是望着家的方向吗?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色而好奇?此刻,我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但始终还是有些隐忧。

很快船就到了深井码头,上岸后,是个倒写的T字路口,小男孩想都没想就选择直行的那条路,他的这个举动让我的心定了下来。然而,没过一分钟,当我们走进一个胡同没多久,小男孩突然问:“这是哪儿呀”?我感觉我的心一下掉下去了,但我还是克制住我的情绪,柔声问他:“你不是说到了码头就会回家吗?”小男孩一脸茫然地说:“我不知道呀。”天呀,我都欲哭无泪了。天已经完全黑了,沿着村里昏暗的路灯,我们走到了一个池塘边,刚好有几个老人家在聊天,我们仿佛看到了救星,问她们有没有见过这个小男孩,她们都摇头,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孩子。并且提醒我们:“是不是孩子表达有误,搞错了啊!天都黑了,警察还帮孩子在这里寻找,太不容易啦。”她们一边夸我们是好人,一边让我们早点帮孩子找到家人。

老太太的话,让我思绪万千,是呀,刚开始以为路线无误,确保能送他回家,可是现在线索完全又断了……

接下来,怎么办?说实话,我有些担心了。因为,由我们法制民警送小男孩回家是我作出的决定,可是折腾到这么晚还是没有任何头绪。这时我突然注意到有一个细节我们都忽视了,那就是这件事,现在就我和同事王琼珠在处理。不行,不是这样,我们是广州公安,我们背后有个强大的团队,我们是一个整体,这个时候,我们必须发挥团队的力量。我立即给鹭江派出所陈所长打电话,陈所长对我们的行为十分震惊和感动,他坚定地说,深井那边属于长洲派出所,先找长洲派出所了解一下有没有失踪小孩的报警,如果他们有困难接不了,立刻把人送回鹭江派出所,由他们接手继续找,毕竟小男孩是在鹭江派出所辖区发现的。陈所长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应该说作为支援工作的我们也算尽力了,但是确实心有不甘,正好这时,其中一个老太太说帮我们联系村里的干部,看能不能帮上忙。见到村干部后,他说他还是网格员,他熟悉村里的人员情况,在他再次仔细询问小男孩的情况时,我们才发现,小男孩的名字粤语发音是“梁某”,好像就在这个村里上小学。柳暗花明又一村,在网格员的帮助下,我们感觉又有希望了。快到小学的时候,远远的,小男孩就说,前面有个篮球场,他和妈妈一起来打过篮球。其实在那个距离,我们都没有看到篮球场,但走近一看,果然有个篮球场,就在小学门口,我们大喜过望,终于有门了!

进了学校,只有门岗的老伯在,他说没见过这个孩子。我想,学校那么多学生,门卫认不出也正常。门卫老伯很热情地说,我不认识,我们校长可能认识。在我的建议下,校长、老师以及社区民警都过来了,但问了一通后,小男孩的回答却越来越不靠谱了,让他带我们去他的教室,他都认不出。我们的心拔凉拔凉。

不知不觉已经快晚上20时了,我看小男孩应该也饿了,便拿出我们的晚餐盒饭给他吃。趁着小男孩在学校门岗室灯光下狼吞虎咽之际,我又打了几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我打了市公安局110报警电话,主要是核实一下当天全市儿童走失警情,有没有与小男孩特征相符的,110接线员回复说附近永和派出所有个8岁男孩在下午15时走失。时间和年龄相符,在110的协助下,我立刻打通了永和派出所电话,他们确认是有走失儿童警情,但小孩已经找到了。

在长洲派出所社区民警的帮助下,我们和孩子又被送回了鹭江派出所。

在社区民警的车上,我有些挫败感,虽然这件事情上,我们已经尽力了,但看见身边坐着的小男孩,他何时能见到家人,晚上又会怎么度过?心里确有些伤感。离鹭江派出所越来越近了,虽然我们可以将孩子交给属地派出所处理,但心里却越发地沉重,像是打了败仗一样地苦涩。我们还是没有完全放弃,同事王琼珠一路上还在和小男孩聊天,或是再陪他一会儿,也或是希望在聊天中能再发现一点新的线索。

功夫不负有心人,奇迹真的出现了!在快到鹭江派出所门口的时候,不知是否刚好在路上看见了,小男孩突然说他经常坐270路公交车,当天也坐了。凭着警察的敏锐感,我立即在手机地图上搜索270路公交车线路和站点,270路总站在土华,小男孩说他在土华小学读书,而且270路公交车经过3号线地铁和有轨电车的多个站点。多条线索都指向同一地方——“土华”!哪怕只有1%的希望,也要付出100%的努力。到了鹭江派出所后,我马上与110报警服务台联系,虽然每次110的接线员都是不同的人,但当我一开口,他们立即就知道是这宗走失警情,他们给了我海珠区土华所在的辖区派出所海珠区公安分局华洲派出所电话,在接通电话嘟嘟声中,我感觉我的心跳已经在加速。当我说出有个10岁小孩走失,电话那边立刻问:是不是叫梁某,穿蓝色T恤,竖条纹裤子。那一刻,我的心快跳出嗓子了,我几乎是喊叫,连声说是是是。华洲派出所说梁某的家属马上去鹭江派出所接人。

此刻,我,同事王琼珠、亚楠,还有鹭江派出所在场的民警、辅警,大家脸上都绽放出花儿一样的笑容,特别是我们3个人的笑容,其中包含着释然、兴奋、自豪,还有一种幸福和满足。

兴奋后,我又作出了另一决定。晚上家属过来人生地不熟,坐车不一定方便,而且看小男孩也奔波了这么久,一定很累了,我们决定送他回家,这也是我们的初心。查看地图导航,不远,就20分钟车程。

去华洲派出所的路上,我们的情绪都被点燃了。大家回味一路情形,仿佛拍一部电影一样,剧情跌宕起伏,曲折坎坷,但终有一个圆满的大结局。到了华洲派出所,小男孩的妈妈已经在焦急地等待中,这是一个不善言辞的家庭妇女,虽然只是重复几句多亏你们了,要感谢警察叔叔,但从她对孩子的又心疼又责备,以及看着我们时而闪过的愧疚眼神,我感觉到了她对我们警察的感激和信任。

在留下他们的身份信息后,我们又叮嘱了孩子几句,就匆匆返回了,此时已是晚上22时许。松弛下来,才发现饥肠辘辘,但我们都身着警服和装备,不太方便下车去吃东西。只能驾车赶回单位。

在路上,我在想,小男孩应该已经回到家中,吃妈妈煮好的宵夜了。同是回家之路,就应该让他们更早、更安全地回到家中。

作为机关支援巡逻的民警,当晚的工作经历不会很多,从警一辈子也可能就这么一次。它让我再一次深刻体会到,保平安无小事,也绝非易事。敢执法,勇担当,我相信无论是作为一名人民警察,还是作为一位父亲,都会作出这个选择,很庆幸,我不但作出了这个选择,还坚持了下来。当晚一个个鲜活的面孔还停留在我的脑海,无论是群众还是公职人员,每一个都是真心的付出,这就是我们公安工作的力量源泉吧。用心坚守,我们就能为市民群众守住一方平安。

(朱一品 陈玉敏 编辑:小宇)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我要去……按ESC或点击关闭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