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广州白云警方打掉一个“名医”网络诈骗团伙

发布日期:2017-09-29 浏览次数:  来源:广州市公安局

文章摘要: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微商作为全新的商业模式也应运而生,在微信上发放小广告称自己是“老中医”、“名医后代”,能治各种男女疾病,吸引有需求者前来咨询,这些“老中医”就能和求医问药的患者直接“亲密接触”,半哄半骗让患者高价买下毫无疗效的保健品。最近,广州白云警方在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及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在“飓风2017”专项行动和百日攻坚大会战中,打掉一个电信网络诈骗团伙,分别在白云、天河及番禺等多个网络诈骗窝点,抓获电信网络诈骗嫌疑人111名,查获作案用电脑105台、手机343台、服务器1台。警方查明,该诈骗团伙涉案金额达1000多万元,事主过万人。
选择字号:放大+ 缩小-
关键词:诈骗;名医;广州

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微商作为全新的商业模式也应运而生,在微信上发放小广告称自己是“老中医”、“名医后代”,能治各种男女疾病,吸引有需求者前来咨询,这些“老中医”就能和求医问药的患者直接“亲密接触”,半哄半骗让患者高价买下毫无疗效的保健品。最近,广州白云警方在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及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在“飓风2017”专项行动和百日攻坚大会战中,打掉一个电信网络诈骗团伙,分别在白云、天河及番禺等多个网络诈骗窝点,抓获电信网络诈骗嫌疑人111名,查获作案用电脑105台、手机343台、服务器1台。警方查明,该诈骗团伙涉案金额达1000多万元,事主过万人。

“老中医”嘘寒问暖 号称“妇科圣手”

今年5月,阎女士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则调理身体的广告,之前大病过一场、身体不好的她抱着不妨一试的念头,通过扫公众号的二维码,与微信名为“XX养元”的人加为好友。对方自称是名退休的“老中医”,现在被四川的一个医院反聘做医生,其头像也是一个“老中医”模样的男子。阎女士通过他的微信朋友圈,看到了很多关于医疗的广告,因为自己的身体不是太好,于是觉得可以试一试。

随后,“老中医”让阎女士加了另一个自称用来接诊的微信号,询问了阎女士一些关于女性健康的问题,通过查看阎女士的舌头照片,诊断她气血亏虚,身体有很多问题必须调理,不然的话会衰老得很快,会引发各种严重疾病。听这么一说,阎女士心里十分害怕。这时,“老中医”适时显示出自己的专业知识,说可以针对阎女士的身体问题,“私人定制”调理的药膏,需要两个疗程,第一个疗程2520元,第二个疗程2400元,且只需要付定金400元,余额可以货到付款。“老中医”还不时嘘寒问暖,给阎女士发一些贴心的生活提示,例如“丫头,天气炎热,夏天可以煮点冬瓜瘦肉粥吃,能清热解毒……”之类。这让阎女士觉得“老中医”还是挺靠谱的,于是购买了两个疗程的药膏。可是,阎女士在服药后,并未见起到什么效果,身体反而非常燥热。

“李时珍孙女”穿越网上问诊 “私人定制”中药

无独有偶,职业是司机的郭大哥与阎女士同样也是通过微信朋友圈的广告,加了一个自称是“李时珍亲孙女”的李医生,李医生也是通过微信问诊,诊断郭大哥身体有一些问题,可以专门为其量身调制中药调理。同样的,郭大哥预付200元订金后,向这位医生购买了3个疗程的药品,共计6668元。服药后同样没起到什么效果,身体还不如从前。

郭大哥为何相信素未谋面的医生呢?原来,这位李医生为了加深可信度,一方面给郭大哥发了一个微信地址,有所谓的“实体”中医馆,同时还有该中医馆的门面照片。另一方面,郭大哥觉得对方发的信息专业,一般的人发不出这样的信息。

警方揭秘 起底诈骗伎俩

据办案民警介绍,事主被骗经历都大同小异,被骗金额均在数千元以内,大多数事主在发现药品无效后并没有提出退货,主要是觉得损失不大,怕维权索赔过程麻烦,于是没有报警。

经审查,该诈骗团伙以“广州骐XX商品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享X生物科技服务有限公司”等名义,在内部设置经理、主管、组长、组员、前台、文员、后勤、财务、网管、仓管等职级人员,每个主管管理一个业务小组,每个组约有10多名业务员,利用微信以推销保健品为名行骗。

这些公司先是在微信的公众号投入广告,介绍公司的产品,公众号里的二维码是滚动变化的,当事主识别该二维码时,就会自动识别到指定的销售员接单。销售组又分成多个小组,每个组负责销售同一类的保健品,整个组都用同一个头像,专人以“老中医”、“名医”等身份,一对一地与事主接触,一步步骗取事主购买劣质保健品。

从新手到老手 嫌疑人的行骗经历

——入职培训。嫌疑人“小星”于2017年5月入职“广州骐XX商品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作为“新仔”,刚进公司就要接受为期一周的“培训”。组长先将销售过保健药的聊天记录及话术本给“小星”看,让他学习如何跟客户交流才能更好地销售出公司产品,同时还会进行身份模拟,由培训老师模拟客户与“小星”进行聊天,以提高沟通的技巧。

——实操销售。经过一周的“培训”后,“小星”被分到了第一组,负责推销女性保健品,微信头像均为一名“老中医”模样的男子。很快,“小星”就接到自己销售生涯的第一单生意,事主通过扫公司公众号里的二维码加了“小星”。按照主管事先发放的话术本及公司配发的手机,“小星”与事主一对一地交流,通过简单的问诊为其配制所谓的药品。为加深事主的信任,“小星”会发一些“老中医”熬药的视频或者“老中医”的行医资格证给事主看,称呼事主为“丫头”,借此来拉近关系,让其放下警惕相信“老中医”的身份。

——获取提成。作为一名销售员,“小星”每月的基本工资是2200元人民币、全勤奖300元还有提成。每天下班后,“小星”会交当天的销售额并填到一份表里发给后勤。从入职至今,“小星”共销售了20多万元的产品,获得了1万多元的提成。

目前,“小星”等111名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警方提醒广大市民群众,要增强自我保护意识,慎重看待广告里的宣传,保健品是食品的特殊种类,不能代替药品,要从正规渠道购买,不要随意通过微信等网络平台购买,身体若出现疾病请到正规医院就医。

(刘海弘 陈莉 张毅涛 陈玉敏 编辑:杉杉)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我要去……按ESC或点击关闭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