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90后的他们爱消防也爱玩魔兽

2013-05-20 09:14:00   来源:广州市公安局

文章摘要:每当人类遇到危险,身着红色披风的超人都会从天而降,用超能力成功化解一次又一次危机——这是美国大片中才会出现的景象。普通人的生活中遇到危险,“超人”就是呼啸而来的消防救援人员。大小火灾,道路车祸,都能见到他们的身影,抢救坠井幼童、劝下跳桥男子、救援被困电梯、甚至捅马蜂窝,都是他们的工作。
选择字号:放大+ 缩小-
关键词:消防;先锋团队;广州

每当人类遇到危险,身着红色披风的超人都会从天而降,用超能力成功化解一次又一次危机——这是美国大片中才会出现的景象。

普通人的生活中遇到危险,“超人”就是呼啸而来的消防救援人员。大小火灾,道路车祸,都能见到他们的身影,抢救坠井幼童、劝下跳桥男子、救援被困电梯、甚至捅马蜂窝,都是他们的工作。

你一定听过他们呼啸而过的警笛声;也许你也见过他们,在某个火灾或者车祸现场。厚重的统一的消防服,抹去了他们个性的色彩,使你忽略了他们的脸庞。他们是一群90后,他们将人生最美好的年华置于抢险救援之间,谱写出一段水与火间的青春之歌。

课程表安排下的生活

早上6时20分,广州市花都区消防中队的大院里,36名年轻人开始了一天的生活。如果没有出警,生活便如同在学校一般:晨练、洗漱、早餐以及如课程表一般的日常训练。训练内容有单双杠练习、车辆器材保养、灭火操、长跑、篮球、体能训练等。还有一项重要内容是“六熟悉”,就是巡查花都的大街小巷,熟悉道路状况和消防设施的情况。日复一日的训练,不断提高队员们的体力和速度,是为了在警情发生时,能够随时以最佳的状态迎接战斗,让他们在与死神赛跑的路上更快一点。

上午10时许,消防中队训练场上,四五名队员正穿着消防服,拉着消防水带一路奔跑,动作敏捷地将手中原本卷成一团的水带抛成了笔直的一条白色线条铺在地上。在这个过程中,队员们不仅要跑的快,还要将水带拉得直,左右摆动不能超过1.5米。将水带拉直后,队员又迅速将水带一头拿起,将它卷回圆形。一卷20多米的水带约10斤重,加上身上七八斤重的消防服,跑了几趟,队员头上就冒出了汗珠。训练完跑步拉水带后,队员换回了普通迷彩服,开始做俯卧撑。训练场一侧的车库中停着泡沫车、云梯车等五六部车辆,这些队员们的“好兄弟”每天都要做保养,个个一尘不染。

车库里,安放在车子后方是三层架子,上面整齐摆放着每个消防员的装备:安全帽、消防服、别着手斧和救援绳的腰带。这些消防服有些看上去比较新,有些则灰蒙蒙的——衣服越旧,代表出入火场的次数越多。

休息时间爱玩电脑游戏

1米7的个头,55公斤的体重,在这样一个黑瘦“小个子”的身体里,却蕴藏着巨大的能量。他叫陈麒斌,是花都区消防中队一班的班长,今年刚22岁,却已经是一名入伍5年的“老”战士了。

陈麒斌在初中毕业后就从军入伍,选择了消防兵,因为他想“多与普通人的生活接触”。从福建的老家来到闹市里的花都后,虽然每天穿行在花都的大街小巷,但陈麒斌在这5年里却几乎从来没有出去逛过。

消防队员的生活,用花都区消防中队队长黄国波形容是“5+2、白加黑”,时间对于他们没有分别,任务到就必须出动。由于辖区广,工厂多,花都区消防中队是全广州市出动次数最多的一个中队,而在花都区消防中队,一班是出警最多的班。

据统计,2012年花都区消防中队共出动了1676次,平均下来每天都要出动四五次。花都区消防中队的黄国波队长介绍,有一年清明节的时候,两天出警就近百次,“连炊事员都上山灭火了。”

黄国波介绍,在调度中心负责监控火警的消防战士接到警情后,就会通过广播,通知哪些班出动。队员们无论手头上在做什么,都要立即冲向车库集合,在16秒内穿好消防衣,系好带着手斧和救援绳的腰带,坐上消防车,当车子开动时,距离广播响起不足45秒。

在有限的闲暇时间里,他们也如其他爱玩爱闹的90后一般,有着丰富多彩的个人生活。在消防中队的大楼里,有一间电脑机房,是消防战士们闲暇时间最喜欢去的地方,每到开放时间机房里都坐满了人。他们最爱玩也是电脑游戏,在这里可以打CS、玩魔兽。

除了机房,还有图书室和唱K房。三楼的图书室里,翻得最破的书是金庸的武侠小说。大伙在一起还会举办各种比赛:篮球、跑步、俯卧撑……看谁拿第一。跑步是陈麒斌的强项,他曾用21分40秒,从一楼跑上433.2米高的“广州塔”顶层。

“每个战士都有英雄主义”

“我们的战士,心里都是有英雄主义的。”黄国波说,除了训练有素的专业精神,英雄主义也在支撑着战士们在面对危险时勇敢无惧。

2012年10月10日,花都区一家李宁专卖店着火,店面不大,但位于阁楼的火场情况却十分复杂,温度很高,浓烟滚滚,什么也看不见。为找出着火点,陈麒斌和两名副班长穿着隔热服,背着氧气瓶,戴着面具,进入火场。副班长手里拿着火钩,清理道路,陈麒斌手里拿着热成像仪寻找着火点。“要操作仪器,所以没戴手套。”陈麒斌回忆。

当他们搜到储存货物的小阁楼时,大火突然扑面而来。陈麒斌走在最前面,又没有戴手套,大火将他伤得最重,双手的皮基本都融化了。另外两名副班长双手也有不同程度的烧伤。这是花都消防中队这么多年来发生过的最严重的意外。

十指连心,火灼伤的痛感非常强烈,但在送往医院救治的过程中,陈麒斌和另外两位副班长都咬紧牙关,硬是没发出一点声音。陈麒斌说:“我是班长,我不能出声,我要是出声了,他俩心里可能就乱了。”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和休养,陈麒斌的双手已经好多了。在采访时,他十指交叉,自然搁在他的膝盖上,这双手十指瘦长,有些黑红,可以看到明显的烧伤痕迹,还有从大腿移植的新皮。

“在往前冲的时候知道自己有生命危险吗?”“知道。”“那为什么还要往前冲?”“因为这是我们的责任。在险情面前,是根本不会考虑危险的。”这是陈麒斌自然而然说出口的回答。

(张婧 李秀婷 杨锐荣 编辑:雨寒)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更多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我要去……按ESC或点击关闭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