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目送战友远去 佛山公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2013-07-22 09:51:00   来源:佛山市公安局

文章摘要:许多牺牲的民警,他们人生的终点并非像影视剧中所描绘的那样惊心动魄,他们不是倒在战斗追逐的路上,而是无声地倒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甚至,外界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这也是佛山警察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选择字号:放大+ 缩小-
关键词:因公牺牲;先锋团队;媒体;佛山

2012年,14人牺牲,149人负伤。

平均起来,每周有3人受伤,每个月至少有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

——这是一组来自佛山公安系统的数据,这也是佛山警察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目前佛山全市有大概一万名民警。试想一下,如果在一个万人工厂里,每年有这么多的人员伤亡,将会在社会舆论中掀起怎样的轩然大波。但在佛山警察群体里所上演的悲情故事,却远离公众的视线。

“14年来,佛山无一名民警是在战斗中牺牲的,反而都是积劳成疾倒下不少。”佛山市公安局政治处教育培训科副科长路希亮说,工作性质的特殊性让警察这个群体面临较大的健康风险。据统计,目前,全市民警患重大疾病共有112名,巨大的工作压力和工作状态是他们患病的重大诱因。

许多牺牲的民警,他们人生的终点并非像影视剧中所描绘的那样惊心动魄,他们不是倒在战斗追逐的路上,而是无声地倒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甚至,外界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看到每个牺牲民警背后的家庭,我们的心都很痛的。”市交警支队政工科副科长谢丽仪说。

为他送行那天 脑瘫女儿说要从警

交警支队一环大队副大队长陈宝隆忘不了2013年5月9日的一大早,他是如何跟其他30多名战友一起心急如焚地赶往广州军区总医院,这群人中有10多人是刚下夜班的民警。大家的共同的信念是:希望自己献的血,能挽救战友的生命。

5月8日凌晨2时左右,时任交警支队一环公路大队教导员钟军华突发胸痛,医院检查诊断为主动脉夹层急性冠脉综合症,因主动脉血管瘤破裂导致体内大量失血,病情恶化。手术需要输入他体内的血液(A型)达30000CC,导致院方该血型存储量严重紧缺。30多名战友排着队献血10800CC、医生10多小时的手术,为他换了3条人造主动脉血管,但钟军华还是去了,年仅46岁。

如果不是不幸逝世,每天朝夕相处的同事并不知道,生性开朗的他一直以来承受着如此的生活磨难。

“他一生勤俭,但两天的医药费花了他一生的钱。”钟军华的妻子说。

“钟军华有个15岁的女儿患有先天脑瘫,智力仅相当于几岁的孩子。女儿生活不能自理、行走不便,每月进行感肢治疗费用要2000多元。”陈宝隆说。

近年来,钟军华的父亲、哥哥相继离世,2009年底母亲不幸患上了上颚癌症,每月仅日常药费支出就需约1000元,进行化疗时费用更高,最高时达10万元。“他是家里的顶梁柱,几个家庭都要靠他支撑。但困难并没有改变他开朗的性格和尽职尽责的工作态度。”陈宝隆说。

在钟军华牺牲后,作为政工干部,谢丽仪一次次与其家人接触,让她多次潸然落泪。“他的妻子根本无法接受丈夫离开的事实,那次在殓房看过丈夫后,她一遍又一遍地唱着属于他俩的歌——‘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谢丽仪说,“她歌声中透出的悲伤,让现场所有人都忍不住落泪。”

钟军华的追悼会来了500多人,大家都是自发来为他送行。“来的人除了同事、朋友,还有以前他辖区的高速沿线企业、共建学校的代表。”陈宝隆说。

“他女儿并不知道爸爸走了,只说爸爸睡着了。”谢丽仪至今忘不了追悼会上那些让人心酸的对话。

追悼会结束后,女孩对妈妈说:“我长大以后也要当警察。”

妈妈说:“好,回家后把爸爸的警服让你穿。”

没有留下一句话 转瞬即是生离死别

没有留下一句话,转身即是生离死别。张其安,生前任佛山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辆管理所综合中队中队长,他的离去让所有人手足无措。

“他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就那样走了。现在我每次回到办公室,仍会想起与他共事的一幕幕。”张其安的搭档兼好友、交警支队车管所综合中队中队长潘斐说。

2012年11月26日凌晨3时,虽然医院经过近五天的救治,但张其安终因脑溢血病情恶化,抢救无效去世,终年44岁。

部队服役15年的张其安2002年转业到佛山市公安局巡警支队工作。“他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2007年任职交警支队一环公路大队治安中队指导员时,为了打击疯狂盗窃一环公路沿线路灯电线的嫌疑人,张其安化妆成摩的司机、公路养护工人、村民等深入一环公路周边搜集情报,打探情况,并制定打击偷盗犯罪行动方案。长时间的昼伏夜出,累计加班200多小时,体重一下掉了4公斤。

其实,从2011年9月初开始,他就经常出现头痛、头昏症状,医生多次叫他住院治疗,但他总是因为工作忙拖着没去看。“说起战友的点点滴滴,潘斐这个堂堂七尺男儿十分动情。”他自己身体不好,但是,知道我父亲生病要来佛山治病后,他多次让我抽时间照顾父亲,他说单位的事有他顶着。

张其安昏迷前的一天,他在上班期间已经感觉不适。到医院就诊后又赶回单位继续上班。“那天下午,办公室有很多人都闻到很浓的风油精味,回想起来,他当时该顶着多大的疼痛在工作啊。”潘斐说。

“没事,吃点药就好了!”

潘斐没想到,这竟是朝夕相处的张其安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

拨打那个熟悉号码 那边已经无法接通

梁胜,生前任佛山市公安局禅城分局巡警大队综合室代理副主任,已经离开了一年多时间。但是,曾经与他搭档7年的巡警大队副大队长文锋在心理上依旧无法适应。

“遇到紧急任务去现场拍照,好几次我掏出电话习惯性地拨打梁胜的号码,准备拨通时才意识到,他再也无法接这个电话了。”

文锋说:“如果他在,他总会放下手中的事情赶过来,即使是休息时间,即使是在陪家人、孩子。”

2012年1月11日18时26分,从警21年的梁胜在连续值班40小时后,因心肌梗塞引发心跳骤停,经抢救无效牺牲,年仅42岁。倒在地下的梁胜被同事发现时,手里仍紧紧拽着一份宿舍调整的工作安排表,那是一项他没来得及完成的工作。

“2011年体检时已查出他心脏有问题,医院怀疑他是‘心肌梗塞’,让他尽快去复检,他总说‘等忙完这个工作再去’。他的口袋里老装着治疗心脏方面的药。我至今都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坚持点,让他去医院好好检查下。”

“胜哥是个热心肠,只要别人有难处,能帮的他都帮,所以很多人受过他的帮助,至今都记得他的恩情。我们很多人手机里依然保存着他的号码。”禅城公安一名民警说。

“外人眼里,可能觉得公安的办公经费很充裕,该怎么花就怎么花,其实不是,梁胜总是想方设法为队里省钱。”文锋说,“我在整理他的遗物时看到,他有自己的工具箱、电笔、维修工具一应俱全。”

为了更好地保养队里那100多辆警用摩托车,梁胜自己做台账,记录保养日期;为了给大队节约经费,每辆摩托车的机油都是他亲手换的。“到外面维修店换机油,每辆花费大约要100元,但他自己到批发市场批发机油,自己换,成本足足减了一半。队里的门锁、灯管都是他自己买回来,自己动手换的。”

“他走那天,原本是与妻子约好下班出去吃西餐浪漫下,连位置都订好了,结果……”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更多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我要去……按ESC或点击关闭
loading